以正統中醫興亡為己任,願天下病疾皆有所治!
美國【漢唐中醫】台灣後援會  
主選單
【快速搜尋GO!!】
醫理、醫案思辨 : 孕婦能否使用部分中藥的問題
發表者 hantang 開 2016-08-07 00:05:16 (617 人氣)



有中醫同道詢問,關於孕婦用中藥調理,是否可能因為某些中藥的特性,而引起小產,我的回覆如下:

1. 首先,先講懷孕初期,發生小產的可能原因:
孕婦本身還不夠健康,孕婦受孕後,隨著胎兒成長,孕婦要多提供一份氣血給胎兒,而且胎兒所需的氣血在前幾周到前幾個月會越來越多,所以孕婦會慢慢地轉成脈有力、脈稍滑而大、稍微怕熱、胃口變好;這個轉變過程持續數個月,如果這期間孕婦的身體不能轉變成氣血有餘,同時處理好身體的實證,如血瘀、氣滯、痰阻、濕阻、情緒問題等等,就可能引起小產。所以提醒所有想懷孕的婦女,應該先調理身體,等到經期正常、經血充足、經期前後無不適症狀、情緒正常的時候,再考慮懷孕,勉強懷孕可能對母親與胎兒都是風險。

2. 關於有攻下、活血作用的藥材,例如牛膝、大黃、桃仁、紅花等等藥材,對孕婦要慎用的藥材,都必須考慮是否對證、還有藥方本身的配伍是否合適?使用了以後,有三種情況:一是方藥對證,而且藥方內的配伍得宜,只要孕婦有此症狀,用了之後,孕婦整體的健康提升了,就是對孕婦與胎兒有幫助;二是如果孕婦整體的健康提升了,但還是發生小產,只能說孕婦的健康來不及提升到能夠養育胎兒的狀態;三是孕婦服用此方後,孕婦的整體健康下降了,那麼就是對胎兒不利。

3. 舉牛膝為例,這裡探討牛膝何時對胎兒有利或有害,如果此孕婦,容易氣血上衝、寸脈浮、尺脈沈、稍微勞累就頭脹頭痛,所謂上盛下虛的體質,那麼此時適量的用牛膝,反而對胎兒有利。
反之,若孕婦容易氣虛下墜、常有小腹重墜感、或蹲下一分鐘再站起來就眼前發黑,那麼此時用牛膝就對胎兒不利。但就算是第二種孕婦不適合用牛膝的情況,如果藥方中的配伍,有配合升提的藥或守中的藥,其藥力大於牛膝,那也是無損的。因為我不知道此孕婦平時的體質,所以不能判斷此藥方中使用牛膝對此孕婦整體上是有利或損害。

4. 探討孕婦用峻藥、毒藥、攻下藥的原則:
《素問·六元正紀大論》:“黃帝問曰:婦人重身(重身、指懷孕),毒之何如?歧伯曰:有故無殞(殞,損傷、死亡的意思),亦無殞也。帝曰:願聞其故何謂也?岐伯曰:大積大聚,其可犯也,衰其大半而止,過者死”。
以上的意思是說,孕婦如果要用到毒藥、峻藥、攻下的藥來治療時,只要這個孕婦確定懷孕了(「有」這個字,應該是說懷孕的狀態是穩定的,母體能守得住胎兒),就可以用,對胎兒沒有傷害;對於用藥必須讓實證減少大半就要停止,也就是症狀改善七八成就要停用,不能用到症狀都消失才停藥,此時會傷害孕婦與胎兒的性命。

5. 紅花可以使婦女不能懷孕、可以用來下胎,經過電視劇的劇情(嬪妃使用紅花湯暗算他人的劇情),應該全國婦女皆知,但是大劑量的紅花(紅花 10g),曾經保住劉力紅教授的女兒,由此可知,只要方藥對證,毒藥也可能是補藥、下胎藥也可能安胎、活血藥也能止血。

附劉力紅教授文章:
劑量問題是一個大問題,如果這個問題含糊了,那《傷寒論》的半壁江山就有可能會丟失。你的證辨得再準,你的方藥用得再準,可是量沒有用準,火候沒有用準,這個療效能不打折扣嗎?而最後怪罪下來,還是中醫不好,還是中醫沒療效。對劑量的問題我是有很深體會的,記得1990年暑期,我的愛人趙琳懷孕40 天時,突發宮外孕破裂出血。當時由於諸多因素,我們選擇了中醫保守治療。並立即將情況電話告知南寧的師父(即先師李陽波)。師父於電話中口述一方,並囑立刻購用,即藏紅花10克,水煎服。師言藏紅花治療內出血,誠天下第一藥也。次日,師父親臨桂林。診脈後,處方如下:白芍180克、淫羊藿30克、枳實15克,水煎服,每日一劑。經用上述兩方,至第三日B超復查,不但出血停止,腹腔原有出血大部分吸收,且意外發現宮內還有一個胎兒。我與妻子不禁撫額慶幸,要是選擇手術治療,還會有我們今天的女兒嗎?每思及此事,都免不了要增添幾分對先師的思念及感激之情。

6. 清代名醫周學霆在《三指禪·胎前全憑脈論》中說:“其用藥也,離離奇奇,黃芩安胎者也,烏頭傷胎者也,而胎當寒結,黃芩轉為傷胎之鶴血,烏頭又為安胎之靈丹,焦朮安胎者也,芒硝傷胎者也,而胎當熱結,焦朮反為傷胎之砒霜,芒硝又為安胎之妙品”。又說“無藥不可以安胎,無藥不可以傷胎,有何一定之方,有何一定之藥也乎!”。

施合一中醫師
服務於深圳正安中醫館

施合一 中醫師 敬筆
本文轉載自
中醫經方教育網

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